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刻不容缓

发布时间:2019-07-02

原标题: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刻不容缓

  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化产业开始进入中国高等教育。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开设文化产业课程的高校多达七百余家,当中一部分还可以授予文化产业相关学科的硕士、博士学位,发展不可谓不快。但时至今日,文化产业仍不是一个学科门类、一级学科甚至二级学科。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认为,“文化产业学”从学科归属上,既可能存在于经济学、管理学学科之中,也可能存在于文化创意学科群的任何学科之中;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向勇认为文化产业更适合作为“学科群”发展。笔者拟从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具体路径上进行思考,希望能对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进程有所裨益。

  应设立为一级学科

  与“新闻传播”一样,“文化产业”一旦成为学科,其名当为“文化产业学”。从学科体量上来看,文化产业不可能作为学科门类存在,但它因为具备鲜明的跨学科属性,即使作为二级学科,亦存在着尴尬的局面。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教授范周与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陈少峰认为,文化产业应尽快成为一级学科。笔者认为,在中国的文化产业体系中,“产业”是形式,而“文化”是本质。“文化产业学”最合适的归类,是被设立为“艺术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

  首先,在内涵上,“文化产业学”所关注的是与艺术有密切关系的问题,目前国内各文化产业教学、科研机构,对于文化产业的认识,绝大多数也将其视作一个与文化艺术有关的课题。

  因此,“文化产业学”理应作为“艺术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被设立。对于“文化产业学”的学科建设问题,学界也观点各异。范周曾建议,让社会实践成为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关键抓手。而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牛宏宝则认为,文化产业内部学科划分既应遵循需求逻辑,更应当作学理性及原创性的研究。笔者认为,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许多学科都以社会实践见长,但学科建设不能以实践为抓手,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除了重视社会实践之外,更要在历史、理论与评论的研究中推出原创性、高水平成果,形成该学科的“中国学派”。文化产业研究界长期“重实践轻理论、重产业轻文化”,导致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步履维艰。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魏鹏举认为,目前中国文化产业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硕士、博士人才稀少,大量人才集中在本专科实践教育阶段,严重制约了中国文化产业理论后备人才的培养。

  其次,在逻辑上,“文化产业学”与其他几个艺术学一级学科关系最为密切,可以形成学科之间的张力与合力,充分服务于我国艺术学研究。

  2011年从“文学”门类之下独立出来的“艺术学”是我国学科系统中比较年轻的学科门类。具体下设艺术学理论、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五个一级学科,这五个一级学科各自交集不大,并未完整地形成学科之间的互动,而是如五根柱子般鼎立着艺术学大厦。但在其他学科门类当中,各一级学科之间的关系既是平行关系,更具备交叉性特征,这既是为了服务跨学科研究的大趋势,也为了各一级学科之间可以良性发展。如“文学”门类下的“新闻传播学”与“中国语言文学”、“历史学”门类下的“考古学”与“中国史”,它们彼此之间既是各自独立的平行关系,在教学研究内容上又有相互交叉的一面。“文化产业学”本身具备理论与实践的二重性,它可以与艺术学下设其他五个一级学科分别互动、推动融合,促进学科的进一步发展。

  学科建制化不等于忽视跨学科

  在“新文科”建设的导向下,与其他许多一级学科一样,今后建制化的“文化产业学”必是一个跨学科的学科。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目的并非消解其跨学科性,而是更好地利用其跨学科优势服务于文化产业教学、科研与实践工作。总的来说,在推动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的同时,应当注重以下两个现实问题。

  首先,“文化产业学”被设立为“艺术学”门类下一级学科之后,文化产业研究者们应当立足文化本位,在跨学科研究上推出更多创新意识与问题意识兼具的成果。

  目前文化产业研究,是不同学者从不同学科出发,进行“各自为政”的发散性研究,本身并不成体系。一旦“文化产业学”被设立为一级学科,今后文化产业研究应当立足文化本位,服务于国家文化建设,为建设文化强国、提升文化自信做好理论研究与人才培养工作。这当然要求研究者们更应以跨学科的问题意识来解决相关问题,研究目的、内容与方式也要更具有创新性与针对性。

  其次,在人才培养上,可以考虑目前不同研究机构的实际情况。一方面,在主干课程与培养方案制定上形成规范共识;另一方面,在学位授予上允许跨门类。在教育部《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很多一级学科已经可以授予不同学科的学位(如心理学、科学技术史、电子科学与技术等),这既考虑到这些学科的跨学科特征,也充分照顾到这些学科的历史发展与现实需求。就目前国内文化产业教学、研究工作而言,确实存在着非常鲜明的跨学科甚至跨门类特征。因此,当“文化产业学”被设立为一级学科之后,一方面应当尽快制定出主干课程与培养方案的全国性规范;另一方面,允许不同的学位点在学位授予上可以跨门类,形成“求同存异”的中国特色文化产业学科建设新局面。正如云南省社科联研究员范建华所说,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当务之急是构建一个完整的中国文化产业学术学科体系。

  文化产业学科建制化刻不容缓,“文化产业学”呼之欲出,我们不但需要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产业理论与人才培养模式,更需要对其学科建制化路径进行深入探讨,以服务于新时代文化产业的发展之需,这也是文化产业学者历史使命与时代责任所在。